文/弱柳扶风

说个天气无限好,

可怜心情少。

掬一把月,捧一帘风,对酒乱浇。

 

原来人淡愁未了,

何以问笙箫?

两夜三更,泪眸仿佛,难道中宵。

 

       2012/12/06

 

 

感谢弱柳扶风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