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林声飒飒,落叶纷纷

秋光暖阳,古柏森森

回廊曲池,修竹奇石

亭阁弯松,古碑苑囿

玉兰花开,确实滇国

概非春事,未肃前缘

花开杂枯,盛盛几树

虽然曜阳,不甚清纯

偶入香域,而也悠悠

幽径横迂,清阴心体

世间好事,不在世间

此番前来,已非前态

造援山丘,上有高塔

不上高塔,家国难望

仍坐后亭,筱竹匝绕

弱影婆娑,密竿敲轧

一雀投其,两不相知

我若爱它,它会羡我

 

另记白猫扑蝶

 

  下山往另一侧走,还记得那边墙垣开了一道门,门内几间小房。

  墙门边,黄花还开几朵。

  进去,无人悄寂,唯秋光如许参差。矮树,盆栽,围着一圆石桌与石凳。见一只麻猫,却也不怎么怕人,但若走近,也轻轻避去一些。我学声喵叫着逗它,它也不怎么理。另外左边靠墙一隅,还有一只白猫,回首顾我倒是警觉些。

  再往里面走,一只黑猫,毛色光溜如缎,背着我在草径上依依往前漫去,不管我来。可是蹑步都无声,只是偶尔风吹摇响。

  想其间主人应是爱猫之人,主人不在,则是猫之闲静园地,不禁生起日后若得如此小山园,也养猫之念。

  再往前走,庭园依地势层下,虽园地不大,而错落成趣,秋光盈盈。植有蔬菜,绿叶丰腴;盆栽成阵,已只是土,不过眠根其中;其它野草,也秋态。于岸上,再见其下另一只白猫在一所小房前的坪地上翻仰着打滚,虽然我晓得它注意到了我,就如我也注意到了它。折步返回时,却看它正蹑伏着舒缓无声,一步步小心向秋草小芜上的一只白蝴蝶,我在后面学声叫它,想惹它注意,但它充耳不闻,专心着不为我所扰,仿佛无我,仍屏息伏步着向那白蝶蹑近,白蝶翩飞而起,它抬脚侧首而扑,但差之分毫,没扑到。它这才有空凝着圆瞳竖仁的眼眸,警视着我。我回到岸上,向其下的它扭摆着身体、吧吧着嘴巴,向它逗乐,但我自乐耳,它并不多理睬我,往一边步去了。

  那边远处还有一只黄猫,匍匐在镂空花纹的墙垣上,有阳光温煦,在休憩,又像在端凝着墙外那边。

  我不禁感叹:猫是这样一种生机,傍人之舍,而不亲近人,独行而乖诡自觉。当然,它若有心讨你欢喜,也轻易办得到。

  仍沿屋旁小径,回到那墙隅,当初那只麻猫,还在石桌下徜徉;回望当初进来时的那只白猫,已在瞌目伏首于芭蕉秋树下的光阴里,轻轻慵眠。

  而此时主人正归来,但我非客人。

2012.12.4,农历十月廿一

 

感谢光的诗歌园地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