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苏卡卡SAMA

晓月残风人凭栏,镜花空,映愁颜。

思君不见,江水话凄然。

薄纱卷帘风拂面,发轻飞,步微弹。


裹衣合窗近床沿,思郎君,归期延。

卧榻虽软,只人冷闲闲。

长抚孤枕难入眠,胭脂落,泪涟涟。



感谢苏卡卡SAMA(新浪微博)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