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他们有谁知道,我只饮长江水。

我住长江二十年,倚住罗宵清溪流。

一日一瓢饮。


瓢是春风吹作,心肠山光养成。

终要还作长江人,再用长江洗浮名。

不愧据此生。

 

 

感谢光的诗歌园地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