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寒丝醉冬霖,

清波逐岸堤。

隐隐尾鱼犹自嬉。

惹得一缕孤影、暗伤期。

 

自觉索无味,

撩乱一水漪。

省的寒风吹又稀,

端任平生烟雨、一蓑衣。

 

   于壬辰年十月十七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