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晚笔

晓风残云,月黑冷寒面,岁月境迁,逍遥岂是洒脱心,过往即浮梦。

怅若梦,醉得逍遥,难掩半面拂心,一腔苍凉音,抵不过那凄惘。

凄凄楚,尽是乱心,冷秀作背叛人,转身心中泣,人生即浮生。

画屏色,双颊赧颜,男儿本是有心,红事此多是谢桥?凉了谁的一生。

堪那作甚,小楼西风,男儿本是雄心满志,又恐得天下失美人焉,系满脆弱心灵。

 

 

感谢『晚笔』手书落景゜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