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旧梦、

天下词人之苦闷多因情之一字而始,世间风流孽债,生死冤家到底不过被情蕴身不能自拔,今空城失梦,吾亦历生年二十一载不遇之苦闷,痛余欲返,细思恐归,想来所谓日夜思极不过习惯二字荼毒耳,何如,既不能对花对酒,亦无清流修竹,书之不进耳目,动之形如傀木,话之气若游丝,望之憔悴惨淡,愚狂言此生唯情度万物,殊不知倾世之忧思灌之与情,得失忧喜皆不由已,世人闻之当哂,吾亦不知无情可活否?缘何因一人而乐天下景,因一人而废万念心。

念之人世飘渺,真情难觅,论说情之一字,缀苍生以万彩,或恋或憎,或自甘奉献,因一情而暖一世亦不为少数,然情之易变,染时光之增递而淡薄,或消逝于空,或系于衣食碗筷之中甘同贫寒共生死。须知情缘跌宕,缠绵一景不能常驻,真情易随世事转改,天下痴女子当自知,事无永恒,以不变本心为佳,不可强求。

吾常夜半辗转不能眠,思人若蝼蚁,一生转瞬而逝,无情而苟活只觉光阴漫漫,长夜生寒。念之百年之后佝偻之躯将增无数怖矣,还愿一人同生死,相拥而眠永世,阎罗不能拆矣,方觉此生不虚。不知有缘人何在,如若不至,此生愿常伴青灯古佛,于禅院解读诗词书画,佛道庄周之中了此残生。

_______不知道该叫做什么文体,权当散文体吧,好久不投稿冒个泡。

感谢旧梦、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