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又得月圆寒清许。

刬地无聊,闲坐小楼对荒渚。

冷香飘尽知何处,

寒鸦急掠蒹葭浦。

 

惜花人在花已去。

莫忆往生,心胜秋莲苦。

无那抵死尘间阻,

若得抛却缁尘取。

 

 

犹记丹枫月下眉。

阁泪问月,一声悲笳绝。

寂寂长桥阑灯约,

黄叶小径伤秋别。

 

昔昔清泪为谁垂。

冰雪冷肌,不复往昔邪。

彼岸曼珠妖胜血,

双鱼难寄梦难随。

  于壬辰年十月十五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