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概率为一

清晓北风催,

不敢把门推。

弱柳立成雪,

阑珊胡不归?

 

——感《伊人归》(弱柳扶风)

 

后记:

  平生唯恨等待。前不久就曾唠叨过:我觉得人呐,爱与恨都是定数,而爱过,恨过的人,即便缠绵悱恻,缘分也有气数。唯有等过一个人,你才知道相思刻骨。

  我的骨头已经碎了,所以我已经不再等了。

 

 

感谢概率为一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