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弱柳扶风

晓来轻衣温睡,唯见北雁南飞;

梦起人倚西楼醉,月在枝头溃;

雪柳金絮才几回,却见四月作挥,春意随风吹;

含清泪、恨阑珊归。

 

摇红梦影连溦,尽是柳叶心眉;

汴水泗水瓜洲汇,望夫石不碎;

独上幽林绎天灰,远去风尘对泪,久立北窗晖;

含清泪、望阑珊归。

 

后记:

  这是我自写古风诗词始,第三首小作,距今也有一年半的时间了,作此文时,词中的伊人孤身远赴荷兰也已有两年,而我与她,自出国开始,便已断了联系。伊人系内蒙古人,因名中有珊,所以本人的好多文章诗词中皆有阑珊、山等字眼,以此表缅怀思念之意。

  上阙情景交融,恨阑珊归,有双关之意,其一,恨春意阑珊的归来,其二,恨伊人的归去。下阙,汴水泗水瓜洲汇,引用白居易的《长相思》,取相思之意。久立北窗晖,意为站在北窗之下,眺望北国(内蒙古,其家乡)。望阑珊归,意为盼望着伊人早些归来。

2011/04/29

 

感谢弱柳扶风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