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湖堤柳残矣,重阳后、银叶零萧萧。

忆断桥心期,化蝶情付,唐宫纤月,犹记笙箫。

今如是,浓云遮天惨,霏微雨悄悄。

亭藉芳渚,乌衣深巷,油伞相错,竹影骚骚。

 

人生如饮水,君知否、冷暖犹自长消。

听得吹花嚼蕊,那畔红绡。

独坐若为情,钟爱江南,消得余生,孤影迢迢。

纵凭凌波危栏,痴作诗潮。

 

          于壬辰年十月初九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