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llen

碧树他年萧落,今夕一夜难说。

千日书窗一月少,美眷流年真不多。

附觞醉与歌。

 

万本空疏白卷,难织岁月如梭。

至此还须三两愿,终有余生相对酌。

离离奈若何?

 

 

2014年5月15日 22:40:45

 

 

感谢和平路80号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