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荀耀阳

月楼窗前,远望灯火缠绵。

拾得几声孤鸿乐,风回三两年前,正是窗寒天。

添烛油、勾纸笔、月正眠,尚有三人缱绻。

桃园间,当空逐云岚。

 

春光璀璨,一览静夜悄然。

俯首长街略微冷,又是思绪无边,不堪眸人颜。

皓穷经、垒经典、墨已干,畅望鹏程无限。

谓斯人,几载可团圆?

 

 

感谢荀家耀阳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