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llen

筠床被转心邋遢,银光流溢淹檐下。

白蜡也思花,花忧兮月华。

 

月华兮向北,向北兮难废。

何事肯消停,数羊忒不灵。

 

 

2014年5月10日 12:10:37

 

 

感谢和平路80号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