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雨诺寒雪

石泞雨半过窗

忽惊酣梦一场

院外层林翠嶂

又染醉里雨殇

天地暂歇又何妨?

却道只为寄清凉

一夕苦眠谁家子?

一朝静坐何人痴?

感谢雨诺寒雪(新浪微博)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