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墨

雁默声稀,斜阳韵里,湖光苒苒坠玉边。

紧袖过劝桥,风冷人,残叶轻淀。

俯而惊起,早已过了,啼乱花喧。

 

记得年少时,惯愁初秋,纸拾思怨。

何时错与,残秋至,流光不挽。

放肆过锦华,意随生叹。

踱步怜枯荷,顾首轻别念。

无边落木远,满眼尽余年!

 

 

感谢陈墨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