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荀耀阳

 

条云作横待阳天

东玄龙静自枕眠

山中笔下遥影壁

渴饮春发不周川

一语越幽山

肮脏神州貌浩然

帝都乱角不容雀

经得朔风碎玉环

朱墙尺丈洞犬入

层下江山各效研

沉雪寒身望海祸

不知国痛不知年

岸头斯人咬

兴叹万万颜

霞丝藕断连绝处

长白龙首有古仙

方才得睽踪常走

自来清眉啸松间

崖上亭中讷目想

尔与纶结又枝连

秋心何至待春生

只是长亭终相现

九州同是狠缘人

阴阳相明早听晚

何是尘凡千重事

只消问云云如烟

 

 

感谢荀家耀阳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