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荀耀阳

剩览夜色

写作忧愁自儆多

当年意气风发日

转眼落定欲死脱

腊月花红辞岁美

悬楼枯骨飘零祸

将言胸中无尽意

满地尘灰无人酌

仿佛归命天自在

轻生舍世

留下存者泪滂沱

我之月下心荒碎

眼下残破

几谁度蹉跎

 

 

感谢荀家耀阳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