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叶眉笺

可怜绿玉小蛮腰,

多少别离招。

些些柳绵,各自天涯,何处辛劳。

 

浑浑不晓谁相与,隐隐琴和箫。

宫商清越,忧怀顿起,绪也难消。

 

 

感谢一叶眉笺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