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其一

江南好,小亭诉弦音。

往昔梦里知欢意,而今暗忆情深隐。

可怜女子心!

 

其二

江南好,小楼忆笙箫。

不似红乡愁里客,只影孤身寄南遥。

何不醉今朝?

 

     于壬辰年秋九月二十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