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四、半塘和冯词

  《半塘丁稿》中和冯正中《鹊踏枝》十阕,乃《鹜翁词》之最精者。“望远愁多休纵目”等阕,郁伊惝恍,令人不能为怀。《定稿》只存六阕,殊为未允也。

  【注】

  王鹏运《鹊踏枝》(冯正中《鹊踏枝》十四阕,郁伊惝恍,义兼比兴,蒙耆诵焉。春日端居,依次属和。就均成词,无关寄托,而章句尤为凌杂。忆云生云:“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三复前言,我怀如揭矣。时光绪丙申三月二十八日。录十。):

“落蕊残阳红片片,

懊恨比邻,尽日流莺转。

似雪杨花吹又散,

东风无力将春限。


慵把香罗裁便面,

换到轻衫,欢意垂垂浅。

襟上泪痕犹隐见,

笛声催按梁州遍。”其一。

————————————————————

“斜日危阑凝伫久,

问讯花枝,可是年时旧?

浓睡朝朝如中酒,

谁怜梦里人消瘦。


香阁帘栊烟阁柳,

片霎氤氲,不信寻常有。

休遣歌筵回舞袖,

好怀珍重春三后。”其二。

————————————————————

“谱到阳关声欲裂,

亭短亭长,杨柳那堪折。

挑菜湔裙春事歇,

带罗羞指同心结。


千里孤光同皓月,

画角吹残,风外还呜咽。

有限坠欢真忍说,

伤生第一生离别。”其三。

————————————————————

“风荡春云罗衫薄,

难得轻阴,芳事休闲却。

几日啼鹃花又落,

绿笺莫忘深深约。


老去吟情浑寂寞,

细雨檐花,空忆灯前酌。

隔院玉箫声乍作,

眼前何物供哀乐?”其四。

————————————————————

“漫说目成心便许,

无据杨花,风里频来去。

怅望朱楼难寄语,

伤春谁念司勋误?


枉把游丝牵弱缕,

几片闲云,迷却相思路。

锦帐珠帘歌舞处,

旧欢新恨思量否?”其五。

————————————————————

“昼日恹恹惊夜短,

片霎欢娱,那惜千金换。

燕睨莺颦春不管,

敢辞弦索为君断?


隐隐轻雷闻隔岸,

暮雨朝霞,咫尺迷云汉。

独对舞衣思旧伴,

龙山极目烟尘满。”其六。

————————————————————

“望远愁多休纵目,

步绕珍丛,看笋将成竹。

晓露暗垂珠簏簌,

芳林一带如新浴。


檐外春山森碧玉,

梦里骖鸾,记过清湘曲。

自定新弦移雁足,

弦声未抵归心促。”其七。

————————————————————

谁遣春韶随水去?

醉倒芳尊,望却朝和暮。

换尽大堤芳草路,

倡条都是相思树。


蜡烛有心灯解语,

泪尽唇焦,此恨消沈否?

坐对东风怜弱絮,

萍飘后日知何处?”其八。

————————————————————

“对酒肯教欢意尽?

醉醒恹恹,无那忺春困。

锦字双行笺别恨,

泪珠界破残妆粉。


轻燕受风飞远近,

消息谁传,盼断乌衣信。

曲几无憀闲自隐,

镜奁心事孤鸾鬓。”其九。

————————————————————

“几见花飞能上树,

难系流光,枉费垂杨缕。

筝雁斜飞排锦柱,

只伊不解将春去。


漫诩心情黏地絮,

容易飘扬,那不惊风雨。

倚遍阑干谁与语?

思量有恨无人处。”其十。

 

  《半塘丁稿》于《鹜翁词》集中原有十阕《鹊踏枝》,王鹏运晚年自删的《半塘定稿·鹜翁集》中存《鹊踏枝》六阕,计删第三、第六、第七、第九四阕。

 

——五蕴斋整理,摘自《人间词话-删稿》(王国维)

欢迎继续阅读:古诗文知识专题系列人间词话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