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此时心情,别语道起涟漪。

无归人,倚窗明,看花期。

东风急,小帘起,却是眉黛如昔。

江南好风景,梅雨点滴。

 

香樟花盛,风过后,沁人鼻。

古时乐,催人泣,泪满衣。

莫名伤,随烟雨,袅袅落花溪。

轻回首,莫忆往事何夕。

 

     于甲午年四月初六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