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墨

六月青华,游戏甚欢,

相与园间温婉,

尽落笑谈。

奈何狂风忽至,雨箭如绵。

昔日伴,而今血染。

灯恐蛾扑自暗,

蛾不解灯之善意,仍旧翩燃。

对错却非观者能判,

于是轮回过,六月青衫。

顾首似幻,依是寒蝉。


后记:

  果然,日本动漫不能拿来作题材啊。有点四不像的意思了,拿来看看,读着挺顺嘴的哈,标签都可以加上穿越了

 

感谢陈墨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