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独坐清幽荆川园,

谁家稚儿笑更欢?

一竿修竹弄清影,几点黄叶落秋檐。

 

看世尘,叹人生,

浮华往事烟花散。

已是江南他乡客,莫问秦汉南飞雁。

 

(于壬辰年九月十二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