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luchengdao

 

  佛说:世间粒米皆住圣洁灵魂。而佛之千百亿身,亦在其中。历经劫灭,复之依然。佛化现稻田,以度梵志;佛以稻饲鹏,而救苍龙;佛用米为养,劝诸世人;佛遍种嘉禾,以充十刹。如是自释尊诞生之日,米既为修法万物之首。

  格沿千年,贞观十六。集大成之玄奘法师于曲女城无遮大会,论盖五印度僧众。号尊“大乘天”、“解脱天”。戒日王以无上礼遇,进“大人米”礼赞上师。

  又巡三载法师归国,兆民相庆,路野礼佛。如是以米礼佛之风流传中土。然中州所产之稻,远逊佛米。不免上师惆怅,以为无礼赞之物也。而稻在初唐得之不易,遂阡陌白衣皆以粟为米供奉诸佛。

  甲子已过,时为开元。靺鞨大祚荣归降,特进“卢城稻”。皇室高门无不惊叹。其色清白,其味幽香,远胜《法师西域记》中之“大人米”。遂寺院精舍趋之若鹜,欲得其米者充塞街市。然其稻是为重宝仅奉天颜,得之者惟了了尔。

  祚荣划归羁縻建国渤海,佛法之风亦传全境。其民皆敬“佛稻”,遂开“卢城稻”无遮法会。国王亲祭,以求承平。第一新稻献于庄严,第二岁米乃供唐皇。虽道之千里,而经年不绝。

  煌煌大唐,八载逆乱。山河依在,全盛则罔。帝帝更替,承平难续。礼佛崇骨,似为绝响。然百年中兴,得遇宪宗。元和盛会,法门迎骨。礼赞佛指何物为飨,惟以“卢城”得表衷肠。

  又经百年,梁代盛唐。契丹东进,袭破龙泉。野火汹汹,佛米湮灭。法门无遮,后世惟以遐想。宋元明清,数代更迭,而唐之瑰丽怎能企及。百思缱绻,忽有得焉。诚不若待“卢城稻”涅磐之日矣?

  六朝百代,法门寺开。佛指又见天日,“卢城稻”杳无踪讯。四方求索,不得要领。信众心心念念,大德娓娓惜叹。时光荏苒,再逾廿年。渤海故地,佛米终现。得配圣洁,名复“卢城”。又逢盛世,启不天定。嗟呼,欣欣然佛宝重现,迟漫漫何故千年!

  吾本微末,而立知行。恬护重宝,惟佛垂青。如是发愿以此方物,黎庶得享安泰,部洲永世承平。

 

——————————

注:“卢城稻”的历史已经有1300年,是中国正史最早且唯一有记载的贡米,世界历史上第一个有品牌的大米,寒带水稻的母本。并被唐朝皇室用做法门寺佛指真身舍利的最高配飨,是世界文化、历史、农业、宗教的四重瑰宝。然而现在它却遭遇了空前危机,因为韩国已在大肆宣扬“卢城稻”是它们的历史遗珍,且准备把“卢城稻割镰大会”注册成它们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因此真心希望得到各位爱国人士的声援,因为以我微薄的力量是无法守护它的!

                               

感谢luchengdao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