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稼轩别茂嘉十二弟

  稼轩《贺新郎》词“别茂嘉十二弟”,章法绝妙。且语语有境界,此能品而几于神者。然非有意为之,故后人不能学也。

  【注】

  辛弃疾《贺新郎·送茂嘉十二弟》:

“绿树听鹈鴂。

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

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

算未抵、人间离别。

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

看燕燕,送归妾。

将军百战身名裂。

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

正壮士、悲歌未彻。

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谁共我,醉明月?”

 

十七、辛韩词开北曲四声通押之祖

  稼轩《贺新郎》词:“柳暗凌波路。送春归、猛风暴雨,一番新绿”,又《定风波》词:“从此酒酣明月夜。耳热”,“绿”、“热”二字,皆作上去用。与韩玉《东浦词·贺新郎》以“玉”、“曲”叶“注”、“女”,《卜算子》以“夜”、“谢”叶“节”、“月”,已开北曲四声通押之祖。

  【注】

  辛弃疾《贺新郎》:

“柳暗凌波路。

送春归、猛风暴雨,一番新绿。

千里潇湘葡萄涨,人解扁舟欲去。

又樯燕、留人相语。

艇子飞来生尘步,唾花寒、唱我新番句。

波似箭,催鸣橹。


黄陵祠下山无数。

听湘娥、泠泠曲罢,为谁情苦。

行到东吴春已暮,正江阔、潮平稳渡

望金雀、觚棱翔舞。

前度刘郎今重到,问玄都、千树花存否?

愁为倩,幺弦诉。”

  辛弃疾《定风波》:

“金印累累佩陆离,河梁更赋断肠诗。

莫拥旌旗真个去。何处?玉堂元自要论思。

且约风流三学士,同醉。春风看试几枪旗。

从此酒酣明月夜。耳热。那边应是说侬时。”

  韩玉,字温甫,南宋词人,有《东浦词》,其《贺新郎》(咏水仙):

“绰约人如玉。

试新妆、娇黄半绿,汉宫匀注。

倚傍小栏闲凝伫,翠带风前似舞。

记洛浦、当年俦侣。

罗袜生尘香冉冉,料征鸿、微步凌波女。

惊梦断,楚江曲。


春工若见应为主。

忍教都、闲亭邃馆,冷风凄雨。

待把此花都折取,和泪连香寄与。

须信到、离情如许。

烟水茫茫斜照里,是骚人、九辨招魂处。

千古恨,与谁语?”

  韩玉《卜算子》:

“杨柳绿成阴,初过寒食节。

门掩金铺独自眠,哪更逢寒夜。


强起立东风,惨惨梨花谢。

何事王孙不早归?寂寞秋千月。”

 

——五蕴斋整理,摘自《人间词话-删稿》(王国维)

欢迎继续阅读:古诗文知识专题系列人间词话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