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萧凉

 

残日无凭,旧暮远,千里江山才谢。

西风不语,满楼院,只管吹愁彻夜。

天涯楼宇,斜阳裁切,剪得云都灭。

撩拨今古,畅阔襟怀难借。

 

迢遥红尘一客,改萧然姿态,酒狂疏月。

醉眼余途,不过是,浮生七千日夜。

同秋且叹,枯叶欲笑我,凄寒孤却。

从来往事,一番秋风凛冽。

 

 

感谢萧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