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ERosemarry

高床坐躺,

小桌堆书仰。

醉里稼轩诗甚好,

懊恼读伊甚少。

 

窗外蝉鸣远韵,

疑是书中生香。

又到凌晨俱籁,

不肯与君道安。

 

 

感谢JERosemarry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