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ERosemarry

月色胧,人廖落,

坐看吴刚伐树。

单影各,空薄凉。

看台有人歌。


桂花树,倚玉兔?

拥看天灯来舞。

三两点,霓裳红。

广寒影不孤。


 

感谢JERosemarry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