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瓣彗心

芳菲似欲留人住,细思量、堪回步。

试问东风何处去?

十分春色,九分懒雨,添一分愁雾。


远天淡泞连云浦,皂色冥冥促天暮。

若是吾家安此处。

露浓烟重,水村山户,独醉来时路。

 


感谢一瓣彗心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