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墨栀

眷眷平素,匆匆流涛,难关楼外春宵。

知旧梦梦旧,颠颠倒倒。

时时心心念念,烟淡淡,痴痴缭缭。

听莺啭,风风雨雨,者番难消。

夜悄,袂冷凉箫,思迢迢往事,事事无交。

雁去归归去,归处何找?

重重山山水水,谁能越,轻轻巧巧?

杨枝曲,生生死死,夜夜朝朝。

 

注释:

  这首词是和清代贺双卿的《凤凰台上忆吹箫·寸寸微云》(送韩西)一词而作,不仅句式相和,末句还沿用了原词的“夜夜朝朝”一句。

 

感谢墨栀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