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墨栀

 

欲牵蛛丝穿泪串,夜撩鬓花乱。

天意散珠玉,人原恨情短。

 

难得歼敌数日还,梦将秀面贪。

心着江南暖,身卧塞北寒。

 

感谢墨栀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