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萧凉

 

新雨占得秋初处,眉眼怨尽殊乡。

厌自别来,懒惰情绪,闲愁共夜同长。

流水残芳。

聚散皆无味,秋心茫茫。

此际曾留,方西风横彻苍黄。

 

彷徨难终一日,欲醉宿乡晚,心锁形殇。

依稀犹记,月华如洗,一曲恨绕空梁。

道阻且长!

漫书断肠赋,几多凄皇。

未眠归客,依旧饮寒霜?

 

 

感谢萧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