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萧凉

 

催花夜雨总无晴。

昏沉节气,半身尘土,一枕寒梦,满耳风声。

孤鸿乍转南去,思量尽伶仃。

望乡千里秋城,韶华易改,芳心难凭。

 

飘零。

堪堪赋倦旅,笔墨却难成。

转眼又是,团圆佳日,玉蟾两地独明。

年年总是相似,却别样心情。

趁取枫桐未老,应是伴侣欢行。

 

 

感谢萧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