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叠韵不拘平仄

  世人但知双声之不拘四声,不知叠韵亦不拘平、上、去三声。凡字之同母者,虽平仄有殊,皆叠韵也。

 

四、唐诗宋词盛衰

  诗之唐中叶以后,殆为羔雁之具矣。故五代、北宋之诗,佳者绝少,而词则为其极盛时代。即诗词兼擅如永叔、少游者,词胜于诗远甚。以其写之于诗者,不若写之于词者之真也。至南宋以后,词亦为羔雁之具,而词亦替矣。此亦文学升降之一关键也。

  【注】

  羔雁,小羊和大雁。古代卿大夫相见时所执的礼品,后泛指应酬礼物。

 

五、误解“天乐”

  曾纯甫中秋应制,作《壶中天慢》词,自注云:“是夜,西兴亦闻天乐。”谓宫中乐声,闻于隔岸也。毛子晋谓:“天神亦不以人废言。”近冯梦华复辨其诬。不解“天乐”两字文义,殊笑人也。

  【注】

  曾觌,字纯甫,南宋词人,其《壶中天慢》(此进御月词也。上皇大喜曰:“从来月词不曾用‘金瓯’事,可谓新奇。”赐金束带、紫番罗、水晶碗。上亦赐宝盏。至一更五点回宫。是夜,西兴亦闻天乐焉。):

“素飙漾碧,看天衢稳送,一轮明月。

翠水瀛壶人不到,比似世间秋别。

玉手瑶笙,一时同色,小按霓裳叠。

天津桥上,有人偷记新阕。

当日谁幻银桥,阿瞒儿戏,一笑成痴绝。

肯信群仙高宴处,移下水晶宫阙。

云海尘清,山河影满,桂冷吹香雪。

何劳玉斧,金瓯千古无缺。”

 

  《宋六十名家词》毛晋(字子晋,明末藏书家)跋《海野词》:“进月词,一夕西兴,共闻天乐,岂天神亦不以人废言耶?”

  冯熙《宋六十一家词选》序:“曾纯甫赋进御月词,其自记云:‘是夜,西兴亦闻天乐。’子晋遂谓天神亦不以人废言。不知宋人每好自神其说。白石道人尚欲以巢湖风驶归功于平调《满江红》,于海野何讥焉?”

 

——五蕴斋整理,摘自《人间词话-删稿》(王国维)

欢迎继续阅读:古诗文知识专题系列人间词话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