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唯爱小安

梳妆台,铜镜坐。不禁潸泪落。

忆当初,素颜装,你为我梳妆。

如今别离。念你断心肠。

初初为我梳妆,我有多漂亮。

柳木桌,伏狼毫。作一副倾城。

心思断,愁更愁,只恨名状竭。

若投名状,候时红装娶。

有情不能终眷属,却道功名迷人心。

两情本若长久时,只待来者犹可追。

若无来生,何须苦求今世!

感谢唯爱小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