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瓣彗心

且去不迟留,珍重难听耳便休。

眉欲蹙时车已远,凝眸,天落烟丝为我愁。

 

何必怕白头,看尽春光也爱秋。

岁月若急催尔老,忧忧,愿向蓬莱日夜求。

 

 

后记:

  这次回家,明显感觉到妈妈的变化。

 

一起玩游戏。

  “不玩了,肩膀疼,手臂抬不起来。”她说。

  “妈,我陪你去看医生吧。”你说。

  “不去,看了也没用,休息一下就好。”她说。

  你皱着眉头看她,想要说不行,不放心,最终梗在喉咙,叹气得帮她揉肩。

 

出去逛街。

  “妈,不要买颜色这么暗衣服。”你拦着她不踏进那家店。

  “我这个年纪就是穿这种衣服呀。”她红脸争道。

  “才不是,好丑。”你也红了脸,记忆里的白色裙子,粉色套装跳进脑海,然后你看到她眼角的皱纹,无奈得眼神看着你,“妈妈老了。”又红了眼眶。

 

  人最怕的不是欲望,是衰老,是一颗生机勃勃的心和尚且活泼的精神眼睁睁看着一点点老去的躯体,无可奈何,挣扎到屈服的过程。

  你知道她有多爱美,有多爱闹。你看到她梳妆台上的瓶子,渐渐的遮瑕多过了保养。你牵着她走在路上,她渐渐跟不上,抱怨着让你慢一点。你知道她害怕仍然年轻的心被老去的身体拖向衰败,最终同归于尽。

  你体会不到这有多屈辱,所以你在她轻声嫌弃自己“皱纹和雀斑触目惊心”时心脏狠狠地抖了一下,抬头怔怔看着她。你说“妈,没关系。”你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你只能一遍遍警告自己,她陪你长大,你要陪她变老,以后的每一天,都放慢脚步等她。

 

 

感谢一瓣彗心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