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兔纸大人

春暖雨落,怎匆匆,又是清明时节。

入夜东风诉旧梦,燕过高轩楼榭。

凭栏仍记否?昔日垂杨青青柳,此地与君别。


半盏孤灯,隔窗看,千里嫣然明月。

花枝斜倚深深处,不敌怅然凄切。

相思剪不断,叹得黯然纱似雪,新愁已千叠。


感谢兔纸大人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