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冬冬猫

早已入春,院内清寒依旧。

皓齿明月,犹照离人项背。

夜风过处,思绪可满芳怀?

回首、回首,

相思无刃可断,可有何处可囚?

 

感谢冬冬猫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