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芻邑子

經冬殘霜雪,日長東風漸,綠染寒山。

櫻花含怒,又恁地它個,粉濃香淡。

桃李競秀,聽新燕、細語呢喃。

春光無限,草色青淺。

 

風過不覺衣單,且呼朋喚侶,遍放紙鳶。

夜來微冷,抱枕沉睡未知曉,猶欲多眠。

等閒雨過,看青楊紫陌闌幹。

興起但登高處,風光目斷!

 

感谢芻邑子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