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芻邑子

天長漏永,向來無意,且將隻影上層樓。

明月清風那般覓,鳴蟬響蛩幾時休?

人初靜,欄杆倚,正凝愁。

 

雲重雨未總有稠霧籠,衣衾長溼不得寐,漫夜青燈人空守。

莫道相見難爲情,情到深處書難就!

費紙箋,銷筆墨,不勝收。

 

感谢芻邑子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