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芻邑子

月倚梧桐影倚牆,夜未央,霜滿窗。

愁緒萬種,誰與訴衷腸?

長恨東風負春意,冬未盡,草還黃。

 

空將韶華隨濁浪,家無想,國無望。

蘭亭已矣,何處賦流觴?

且把心事銷紙筆,依舊調,話淒涼!

 

感谢芻邑子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