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萧凉

竹馆闭衣无寐,

池上景丧春归。

清寒薄暮处,

堤柳双燕将飞。

且退。且退。

愁丝正织别泪。

 

感谢萧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