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墨栀

梦浅佼人未凭栏,
莺莺燕燕溜得啭。
久雨春荒不忍览,
青丝长长细细乱。

 

感谢墨栀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