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萧凉

锈甲月华舞,云断梦当年。

谁人解子志向,筞马战江山。

横槊金戎遥指,漫眼燕贼浊血,流矢泣北寒。

三尺龙泉剑,血誓下残关。

 

纵骕骦,立飞虎,镇湘南。

奈何孤战,飞霜皓首地难还。

苦叹凭栏俯仰,每举长刀北向,却遣赴南园。

泪眼徒追忆,泣血对愁眠。

 

感谢萧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