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风吹柳絮,青瓦双燕飞。

窗外长檠依栏斜,正是花开时节。

 

惺忪懒画蛾眉,玉指轻启阁扉。

轻眺香红满园,春来别梦莺催。

 

   于甲午年二月二十六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