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江南好,细雨晕成诗。

空枝新叶催陈叶,清幽小径黄花稀。

倚窗人正痴。

 

     于甲午年二月二十五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