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落红满径都成昨,黄花堆积时如梭。

水月不解当时恨,谁堪说?

 

新丝漾漾清波渺,农家深处炊烟袅。

桃花只怜伊人瘦,谁人晓?

 

   于甲午年二月二十一(春分)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