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白芍

困眠初醒,奈梦轻难忆,

听檐雨滴润筝琴,寒侵幔帘沁肌骨。

凭阑望,远岫青如黛,烟波似蓬莱。

阁楼外,有千株、深绿浅黄,相映阶苔。

夜来风吹雨,洗纤尘都尽,

多少惊心旧事,一春幽水长。

 

 

感谢白芍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