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荀耀阳

春云漫漫江上桥,昨夜寒水荡古锚。

迄今苍颜转身悔,一只鸳鸯一枝桃。

点点南山风吹绿,空空西子惹人老。

还来瘦朽江南岸,北顾一樽敬钱潮。

 

 

感谢荀家耀阳的投稿 🙂